冰凌♬

吃信白。。这对好好吃的。
会写文。画画什么的。噫,画狐狸可以不

待雪归(伴读音乐:忘川 小曲儿)

吾记于映雪湖畔,寒阴三月。初春
若雪迢迢,空山折影,无花

于青丘灭族后,九年
  “太白。”一位长发及腰的男子对着面前的一幅画轻轻唤着。银色的长发被金色的发绳高高束起,那本白皙的皮肤在烛光中显得更加惨白,头上的龙角无疑显示出他的身份。
  “太白……”尾音轻颤,男子咬着薄唇,内心似是承受着极大的痛苦。这面前的画卷早已泛了黄,那是一个狐妖,他曾留下的。
  春天。又来了,长安的花季怕是又到了。狐狸,你又在哪里呢?
  ………
  “醉了喧嚣,哭不完索性笑。”
  “你在唱什么?”韩信挑眉道。
  “诶?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熟悉。”李白冲他微微一笑。
  一阵风吹过,桃花落了一地,韩信举起身旁的桃花酿便是一饮而尽。
  “韩信,明日你回来救我的对么?”顿时,狐妖的脸上再无半点笑容,雪白的狐耳轻微得颤抖着。
  韩信愣了愣,没回答他,只是紧握住他的手“你继续唱吧。好听。”
  风月关边照,为龙也不肯明了啊。
  ………
  “王昭君!你放我出去!让我去见太白!”白龙似是急红了双眼,周围的龙气都已经将空气扭曲。
  “韩信。”空灵的声音在九重天的大殿内久久回荡“他的命格已定”
  “我身为龙,一个想要守护的人都守护不了,我还要这一世风华做什么?”韩信双手紧握住面前的牢笼,把头靠在上面,呐呐道“你说我要这一世风华做什么。”
  “你……!”凰杏瞳微竖,“你怎么这么愚昧!那只野狐狸,值得你这么做吗?”
  “你放弃吧。这牢笼可是连我父亲都打不开的。”
  韩信冷笑一声,他笑这世态炎凉,笑这无路可退,笑这绝情,更笑这世的荒唐。
  “我要去见他最后一面。”
自然,那狐狸为了收回族人的魂魄,肉身灰飞烟灭,但魂魄去了何处,无人知晓。
  ………
    长安的花。长安的花又开了。
“  如今,没了他的日子逐渐是失去了希望。”韩信轻叹。
  看着身旁通往人间的忘川河,韩信不由得苦笑,他一定不在这里面对么。太白,我已九年未踏入青丘半步。
  “我怕我遇不到你。”
  “誒,传说中那青丘可是被龙族灭掉全族的啊的。”说戏老儿一扣响板,台下的人纷纷拍桌叫好。“还有那狐妖啊,不舍他族人,竟是强行用法器将灵魂汇聚,自己是魂飞魄散了。”
  “扯淡。”韩信瞥了一眼那说戏的人便匆匆走过了。
  太白,你到底在哪里。
  ………
  可命运总是捉弄人的。
  “太……太白?”韩信看见前面的那人与李白拥有同样的面容。只不过发色为白色。
  “吾与汝见过面么?”极为清冷的声音,那男子一袭白衣,似是不入凡尘。
  “抱歉,我认错了。你与我从前的故友很像”韩信撇过头,明白李白绝不可能是这样的性子。
  “敢问阁下的名字?”韩信问道。
  “李太白。”凤甩下这三个字便转身走了。
  “李。白,太白。不,怎么可能…”白龙追上前去一把拉住凤白皙的手。
  “龙兄用得着如此着急么?”李白脸色微变,把自己手上的手推了下去。
  “太白,我知道我错了,我曾经没有保护好你,害得你自己一人承受灭族之痛,聚魂之苦。”韩信急了,李白似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龙兄怕是认错人了。”李白冷冷得看了他一眼“我已有家室,龙兄请自重,告辞。”
  说一生蒹葭,说不尽的啊。
  凤兮翱翔兮,四海求其凰。
  凤兮归故乡,四海无其凰。
  “韩信,王昭君呢?”凤把剑抵在龙的脖颈上。
  “杀了。”韩信冷冷得丢下这句话。
  凤加大了手上的力道,龙的脖颈上渐渐溢出血液。
  “太白你根本就没有家室,你为何骗我。”韩信闭上眼睛,无心去管李白内心的想法“告诉我为什么。”
  李白沉默了,平日他杀人很是习惯,可他今日却下不了手。他的确不想承认,自打第一次遇见韩信,内心便破天荒有什么东西醒了。
  “王昭君救过我的命。我得报答她。”李白说道。
  “韩信,我虽不想承认,但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我不管我是否是失去了曾经的记忆或是其他的原因,但有一点我知道,我在内心深处是心悦你的。于是我不会杀你。”
  韩信愣愣地看着面前的人。
  “但是你杀了对于我来说十分重要的人。”凤松开手,剑哐当掉在了地上。“今日起,我们便形同陌路,互不相欠。”李白说完了便一跃化身为凤,瞬间飞过了九重天。
  这一次,我又将他弄丢了。
  ………
  这本是花满天的季节,你却说着那与君绝。
“诶,那凤可是为了那凰,用生命替她重生了。”
  “那那只恶龙呢?”
  “说实话那龙也可怜,他灭了青丘后喜欢上那凤,替他活了下来。”
  ………
  “太白。看见了那彼岸的桃花了么?”

啊。有些难懂啊,多看几遍吧,其实是很虐的。(比心)
其实我把忘川的歌词改了一下,过几天发上来吧,就是贴着歌词这个写的

夜晚(r18……)

云亮(主cp)信白
第一次写这样的文啊。不喜勿喷哦。每天学习紧张半夜干出来的……谢谢小天使们的小心心。(比个哈特)

  这里是军师来主公这里第四个月了。赵云心想。
  主公他每天都为孙小姐焦虑呢。
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

   “不知从多久开始我竟然喜欢上了军师”

  想到这里,赵云的脑海里开始描绘出那人的模样,他的聪慧,他的清冷,他的俊美,以及他的……不入世俗。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诸葛亮对家里的事情早已看淡了,面对张关两人早已铺满灰尘的房间,以及每晚从隔壁传来的家暴声……他总会摇摇头轻叹一声。
  但是,有一个人令他无法忽视,那就是赵云,自家的将军,不失霸气却风度翩翩。刚来到刘备家里时,他便开始注意起了这个人。
 
  “他是很好。”

  一年后的一个中午,那时在夏天,初夏的阳光并不灼人,但慢慢回升的热度让行人不得不穿得单薄些。
  “军师。”赵云刚完成任务回来,对正在看电视的诸葛亮说:“今晚一起吃个饭么?”
  “恩?”诸葛亮把视线从屏幕移到赵云身上。
  “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
  这就让赵云有些尴尬了
  “啊……不是。”
  但立刻想起刚才就已经准备好的理由。
  “今晚关羽和张飞他们还是不回来啊,况且主公他和孙小姐带着孩子去外面露营了。毕竟是有些冷清,不知能不能与军师一起……”
  “可以,那么就晚上六点吧,在哪里吃饭呢?”
  对方自然是大喜。
  “王者餐厅吧,在阴阳师范大学的旁边。”
  “好。”诸葛亮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那我先出去帮主公买东西了,晚上见。”赵云的内心翻腾着,得到诸葛亮的允许不非是令人吃惊的,这清冷的人从未在外面吃过些什么。
  赵云刚一出门,诸葛亮便躺在沙发上,浅蓝的发丝触着了修长的睫毛,他呐呐道:“真是直白得可爱呢。”

  在外边一晃便是一个下午,赵云掐准时间来到了王者餐厅。
  隔着一层玻璃,他看见诸葛亮正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俊俏的脸庞勾勒得周围空气都变得冷冷的。
  “长得真好看。”赵云在内心不禁说道。
  突然,诸葛亮睁开了眼睛,蓝色的双瞳里全是冷漠的气息,他看见了窗外的赵云,才微笑着向他招了招手,这时,赵云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低头走进了餐厅。
  里面十分安静,店主是有着“魔法小厨娘”称号的安琪拉,店中的红烛烘托着浪漫的气氛,赵云来到诸葛亮面前的位置坐下。
  “军师,不知等候了多时?”赵云抱歉得笑了笑。
  “没多久,十来分钟吧。”诸葛亮翻着面前刚递上的菜单。
  “军师喝酒么?”赵云问道。
  “一点吧。”
  “既然先生喝酒,不知李某能否陪谣言中的智谋军师喝一杯?”一个冷峻的声音。
  男人将手中的一个盛满“红酒”的杯子放在了诸葛亮面前。那男人是与常人不同,他有一对狐耳……这是,李白?
  李白凑近诸葛亮的脸,带着极具有诱惑的嗓音。
  “啧啧,真是俊秀,敢问先生能否陪在下共度良宵?”
  “没兴趣,亮谢谢青狐大人的好意。”诸葛亮微笑着推走了面前的酒杯。
  “呐,至少喝了这杯酒吧?”狐妖勾起嘴角,妖艳的紫眸里全是戏谑,却蕴含杀意。
  诸葛亮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会儿,正准备举起酒杯 ,却被面前的赵云一把夺过,李白就这样愣愣得看着赵云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军师今日身体不适,我替先生喝了这杯酒,怎样?”赵云横眉微挑。
  “嘁,没意思……”李白刚一转身过去就撞见了一个有着白色长发的男人。
  暗红色的眼眸里闪着火花。
  “……韩,韩信。”狐妖的表情瞬间凝固。
  “嗯?”白龙感觉到久违的青筋在脸上欢快得跳着。
  “我,我刚才……唔!”李白话还没说完,面前的人就覆了上来,瞬间,鼻息间全是对方的味道,清冷的莲香。,韩信捧着面前人的头,本是温柔得吻着他的唇角,但一想到这狐狸对别的男人所做的事,心中不禁涌起一阵愤怒,一时间用舌头撬开狐妖的贝齿,按住他的头,大肆得侵入。过了许久,韩信才依依不舍得放开了他。
  酒醒了大半。
  “韩信……我。”李白的眼中充满了慌乱。
  “嘘……”韩信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我没怪你。”
  “恩。”狐妖伸出手抱住面前的白龙。
  ……
  “家狐今日喝多了,造成不便,还请两位见谅 。”韩信面带歉意说道。
  “没,没事……”早在一旁看呆了的两人才反应过来。
  “既然这样,告辞。”韩信在转身前还富有深意得看了一眼赵云。
  目送了龙狐两人的离开,诸葛亮不得不缓解这尴尬的气氛。
  “你明知道那酒有问题。”
  “知道又如何呢。”赵云的目光停留在窗外的夜色“我俩联手可打不过他们,你又不是没看到那狐狸的杀意。”
  赵云。在为我担心么?
  诸葛亮愣了愣。
  “你身体没什么异状吧?”
  “目前没有。”赵云笑了笑 。
  “希望那只是一杯普通的酒。”
  ……

  回家后……
  “唔。”赵云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刚一进家门,热浪顿时袭满全身,面前的人影越来越模糊。
  “赵云?”诸葛亮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我,我没事。我想我需要休息一下。”赵云敲了敲脑袋尽量保持清醒。
  “那我扶你去床上。”说着诸葛亮就要去拉他。
  “别动我!”赵云的反应可谓是强烈。
  “……”诸葛亮显然被吓了一跳。
  “抱歉……”赵云也感到十分无奈,突然头一沉就向后倒去。
  “赵云!”
  ……
 
  灯光渐暗,诸葛亮守在赵云旁边,还回想着刚才扶赵云起来时他皮肤的灼热。
  “哎……”军师轻叹一声。“你怎么这么傻呢?自己为了我受罪让我……”
  “诸葛亮。”深蓝的双眸互相对视着。
  “……”
  “唔!”诸葛亮还未来得急思考就被身边的人扯到了床上吻住。
  本只是让唇轻轻贴着,但赵云看到对方如此青涩的反应,突然心中一动,按住对方的脑袋,吮吸了上去。(上车吧)

http://www.jianshu.com/p/9005edf834d7 
 
 

 

 
 

关于点文(以及开车)

(感觉身体被掏空)

好累啊,发文真的好艰辛。。(滚)

长篇的连更真的很吊人胃口。时间太少,住校啊。

所以。点文吧小天使们(付出我所有的热血)

另外为更得慢致歉

cp:信白  狗崽  云亮

(接受开车)

忘龙「八」

高中狗要上学「好累啊趴」,更得很慢实在是抱歉,之后的情节会越来越精彩




(八)
韩信捧着李白的脸,欣赏着狐妖脸上的表情。当对方的唇之后半指之际,两行泪无声的滑落在李白的面颊。
韩信有些害怕了,他原本只是想逗逗这只狐狸,没想到他哭了。
韩信移开嘴角。安抚性地吻去了李白的泪。温柔而缓慢,像过了一个世纪。韩信这才发现身下人已是没了动静。
“傻狐狸。”韩信勾起了嘴角“睡着了就不怕我了么?”
韩信轻轻的拉上被子。不久便进入了梦乡。
…………
“老板。”那个姓张的人叫住掌柜。
“怎么样?”旅店老板问道。
“果真没错。其中有一个人头上露出了一堆狐耳。”
“啊?”老板险些被吓到。“竟是狐妖。”
“是啊,老板怎么办?”
“先留住他们几月。明早你便快去京城上报衙们。”
“是。”姓张的人就消失在阁楼里。
………
朝阳透过窗帘斜射入了房间。一片寂静。
“唔,重言。”李白将手放在脑门上。醒来时阳光使他稍稍有些晕。
昨晚…我干了些什么?
“卧槽。”李白仿佛突然想起什么。试图扭动了一下身子。嗯,没有异样。李白只记得他被压之后就昏了过去。身旁的白龙正安祥的睡着。李白盯着韩信的睡颜莫名有种安全感。但他有一点他还不是不放心。
“喂,白龙。”李白用手指轻轻戳了戳身边的人。
“唔。”韩信有些不满得看着他。
“你昨晚到底有没有……”话还没说完韩信就伸出左手将李白往这边拉。
“别闹……再陪我睡会儿。”韩信一合眼就只留下李白在那里发怔。
狐脸懵逼。“嗷嗷嗷?你能在乎一下我的感受吗?”
比起外面的冷空气,韩信的怀抱的确很温暖。而且他也不想再把他吵醒。于是干脆任了他继续睡下去。
2个小时之后……
“多久了……”韩信坐起来伸了个懒腰。
看着身旁的狐狸仿佛是睡着了。
韩信在他耳边叫道:“太白,起床了。”
“唔。”李白睡的并不沉。这时,突然敲门声响起。
“谁?”韩信戴好假发下床问道。
“客官,这床可还睡得舒服?”韩信推门一看,正是店主。
“还不错。”
“啊,我想知道两位客官将来有何打算呢?”店主面带微笑地看着他。
韩信犹豫了一会,“问这个干嘛?”
店主说:“两位客官相貌不凡,希望二位能再多留几日。也算是给我们打招牌了。住宿费就不用再交了,我们定会好生对待。”
“知道了,还麻烦店主你了。”韩信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说着便关了门。
“狐狸,你怎么看?”韩信盯着床上的李白。
“很奇怪。”
韩信本性多疑,“我们是不是被发现了?”
“不知道,我觉得可以留下看看。”李白抖了抖狐耳,“如果被发现了他们也不能拿我们如何。”
“嗯。”韩信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便不再多言了。
…………

忘龙「五,六」

微风轻拂忘川河畔,使百花香有似有无的徘徊在岸边。一地落红,河岸上,有两个影子交织在一起。
“重言。”李白突然唤起身边人的名字。
“嗯?”韩信看着他。
“你我二人在忘川河此地结为兄弟,不如以后若是真的分开,我们就到这里守着彼此,好么?”李白抬起头望着他那对好看的龙角,有些心虚的问道。
李白其实并不认为他给韩信提出来的建议他都会听,毕竟他生性如此冷淡孤傲。
韩信看着他愣了一会儿。顷刻嘴角便勾起了一道好看的弧线。
“好。”
李白有些受宠若惊。第一,白龙竟然没有不耐烦他的举动。第二,韩信第一次笑得这么暖。他就愣在那里不动了。
突然,韩信抬手在他脑门上轻轻敲了一下。
“发什么呆呢。”说着就向前走去,“傻狐狸。”
李白才反应过来。韩信的最后一句话气的他满脸通红。
“哈?蠢龙你叫我什么?你才蠢,你全家都蠢!”
“唔。”李白忙捂着自己的嘴巴。自己刚才吼什么来着……
此刻李白静观着前方白龙的动向。倘若一有什么不对,立刻逃命。
“狐狸。”一个阴沉的声音。
“呜QwQ”李白被吓得一时腿软,有些站不稳了。
“噗。”韩信就差没笑出来声了。他其实只是想逗这只狐狸玩玩,却没想到到他被吓成这样。
“什么嘛。”李白松了一口气,一脸嫌弃地看着白龙。
“别看你平时这么冷漠,结果却这么逗。”
“咳。好了好了别闹了。抓紧时间赶路了。”说着韩信便朝前走去。
看着面前人的背影,李白顿时感到欣慰许多。这只白龙……终于不像从前那样对自己如此冷漠了。想到这里,李白不由得笑了。
“沙沙。”一阵声音从身旁的树丛中响起。
“什么人?”李白警觉地竖起耳朵。
前面的白龙可是早已发觉,举着长枪直接跑进了树丛。
“啊!”一个熟悉的声音。
只见韩信手里拎着一只杏色的狐狸就从草丛里走了出来。
“妲己?”李白看见那只狐狸的脑门上有一颗红宝石。
“呜QAQ”妲己一被放在地上就现出了原形。
李白忙走上前去将她扶起,看着韩信说:“别动她,她是我妹妹。”
“你怎么在这里?”
“我还想问你呢!”妲己嘟着小嘴,一对杏眼没好气地盯着白龙看。
“我下山来采草药,正在那里翻着就被这个龙大叔给抓住拎过来了。”
“龙……大叔?”李白捂着嘴“噗哈哈哈……”旁边的韩信用一种十分复杂的眼光看着他和妲己。
“我看上去有这么老吗?”韩信忍不住开口了。
“嗯,你看起来应该有4000多岁了吧。”妲己挑衅似地看向他。
李白十分佩服妲己这张青蛇嘴。此刻,韩信是一脸的无语。
“话说,哥,你又在外边玩。”妲己举起了小拳头“你就不怕老爸说你么?”
“好了,乖,我有正事要办,你先回去啊。”李白冲妲己笑了笑。
“哼!”说着妲己就往树林里走去。
目送妲己走远后。李白便向前走去。韩信一直沉默着没开腔。
“你是害怕她会把你的出现告诉其他人吧。”李白的紫眸看向白龙。韩信一怔,还没来得及回答便听到李白说:
“放心吧,这丫头机灵的很。别看她那副傻样,其实聪明着呢。”
韩信一听,连忙点了点头。
这白龙,李白心想,自己本没做错什么竟要如此苟延残喘地活着。
世间,真的还可以寻觅到那个东西么@这个龙大叔给抓住拎过来了。”
“龙……大叔?”李白捂着嘴“噗哈哈哈……”旁边的韩信用一种十分复杂的眼光看着他和妲己。
“我看上去有这么老吗?”韩信忍不住开口了。
“嗯,你看起来应该有4000多岁了吧。”妲己挑衅似地看向他。
李白十分佩服妲己这张青蛇嘴。此刻,韩信是一脸的无语。
“话说,哥,你又在外边玩。”妲己举起了小拳头“你就不怕老爸说你么?”
“好了,乖,我有正事要办,你先回去啊。”李白冲妲己笑了笑。
“哼!”说着妲己就往树林里走去。
目送妲己走远后。李白便向前走去。韩信一直沉默着没开腔。
“你是害怕她会把你的出现告诉其他人吧。”李白的紫眸看向白龙。韩信一怔,还没来得及回答便听到李白说:
“放心吧,这丫头机灵的很。别看她那副傻样,其实聪明着呢。”
韩信一听,连忙点了点头。
这白龙,李白心想,自己本没做错什么竟要如此苟延残喘地活着。
世间,真的还可以寻觅到那个东西么?

(六)
“沙沙。”有一阵声音从身旁的树林中传来。
“哎,妲己,我都说了,你别再……”李白连话都没说完。前面的韩信立刻捂住他的嘴躲进了草丛。
“???”李氏懵逼。
“ 。”韩信示意他别出声。
李白被捂住了嘴巴,就这样坐在韩信的双腿间。这样的姿势不禁让李白羞红了脸。但他没动。
“白龙找到了么?”是龙族族长的声音。
“还没有。前几天我们去青丘山脚下的映雪湖时找到了他的踪迹。我们怀疑是青丘一族包庇了白龙。”一个李白不认识的人说道。
“应该不会。本族长他一向稳重,为何会无缘无故包庇他。”龙族族长说着。
那个陌生人说得话令李白惊出一身冷汗。幸他们提前下山。
“映雪湖边要严加把守。一定要找到白龙,他可是白龙一氏唯一的龙种。他身上有元魂珠,有了元魂珠,我们便可以找到九尾狐了。”龙族族长说着。
元魂珠?李白心中怎不是惊讶。那是他一直在寻找的东西,那是上古时期天龙留给九尾狐唯一的东西,找了这么多年,竟就在韩信身上。
过了很久。等那两个龙族的人走了之后,韩信才放开李白。
“唔!”李白连忙站了起来。
“韩信,刚才那两人是谁?”
“族长刘邦和他的军师张良。”韩信淡淡回答到。
“他们找九尾狐做什么?”李白问道,
“和我们目的一样,找到刺骨寒。”
“元魂珠真在你身上?”
“………”韩信沉默了一会儿,“是,在我体内。”
“所以,从很早开始你就知道我是九尾狐了?”
“嗯,看见你的第一眼。”韩信说道。
“白龙一氏是什么?为什么刘邦说你是唯一的龙种?”
“狐狸。”韩信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千万年前的天龙就是白龙啊。”
“那你的父母……”
“他们应该只是我的养父养母。”韩信无奈地笑了笑。
“从出生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体内有一颗珠子,并且我要守护好它。但自从刘邦当上族长后,就有一个托梦告诉我自己其实是白龙一氏最后的龙种。直到刘邦发现我体内的元魂珠后,他便说我是灾星,甚至还杀掉一些幼崽,说都是因为我的到来。没有人会知道,白龙其实是千万年前的天龙。”
李白才明白,自己为何会走近韩信,白龙啊。这可是上千万年前的白龙族一氏最后的后人。
“其实,我是可以把元魂珠从体内拿出来的。”韩信这才说道。
“什么?拿出来给我看看。”李白有些着急了。
韩信犹豫了一会儿。便一屏气,一颗酒壶大小的珠子从韩信的体内飞了出来,落在了韩信的手上。魂珠内似是有紫光徘徊。李白伸出颤抖的手附了上去。顿时,珠内的紫光明亮了许多。慢慢的,那些光凝聚在一起,化作九尾狐的形象。
“这是……”李白惊讶地连声音都在发抖,“九尾狐的灵魂?”
“我也不知道以前从没这样。”韩信看着里面的九尾狐。
李白的心飞快得跳动着,他放开珠子。里面的九尾狐便瞬间散去。
“你不拿走吗?”韩信有些惊讶地问道。“不了。”李白显得有些不自然。“这毕竟你守护这么久的东西。”
“我没资格拿它。”李白偏过头。
此刻,韩信的心底仿佛有一堆积雪融化了。
“狐狸……”韩信伸手想去抓他的肩膀。“我……”
“重言。”李白微笑着抬起头,“映雪湖已经住不下去了。”
“我们去人间。”韩信说道。
李白抓住韩信放在他肩上的手,紧握在手心里。
韩信有些吃惊,但还是任他去了。
李白感受着白龙掌心的温度。
即在千万年前生死离别,还不如让我为你一错再错。
千年曾以为恰逢因果,烧描摹倒声寻常。


ps:你俩为啥还不结婚呢?!告诉我为啥?!
信:闭嘴可以吗。
抱歉啊……高中狗开学了……更得很慢,望见谅

忘龙(四)信白

嗯……很久都没有更了,最近过年,对不起啊各位……


(四)
“我不喜欢这样啊,大哥你别这样看着我。”李氏懵逼。
韩信叹了口气,无奈地笑笑,走上前去摸着他的头。
“我知道的,你别怕我。”随既安慰性的拥住他,这么多天一直在帮自己想办法,他怎能不感动。
李白感受着他的气息,似是熟悉,但立刻发现有些不对劲。“我没和他抱过啊……”等等,他是在抱我么?
“啊啊!死龙你放开我。”你这样我很不习惯啊!”李白想起才和他见面时他高冷的模样。
“诶?反应这么大?”看着李白的脸红成那样,韩信不由得想笑。
“噗。”
“笑什么……”李白没好气得说道。
“没什么,没什么。”韩信立刻收回了笑容。
“所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呢?”李白问道。
“找机会吧。毕竟让你们族太多人知道我在这里未免有些不妥。”韩信答道。
“嗯,我族的人也经常溜去人间,要不我们去人间找找吧?”李白略作思考提了个建议。
“好啊。”韩信知道有这事立刻答应下来。
“走吧。”李白理了理他的紫色狐裘。
“………”韩信朝他笑了笑算是答复。
李白就这样将韩信带离了雪映湖。
我说那年相遇,眉中宇,虽相隔千里万里。
一生只不过一场流离。吟蒹葭。
烟尘滚滚掩印痴迷。
“我说重言。”李白突然停住。
“嗯?”韩信看着他。
“人间的路从这儿怎么走……”传来狐狸虚弱的声音。
“…………我来带路好了。”一阵无语之后,韩信发现这只狐狸还真是蠢的可以。于是,有一只狐狸就这样默默的跟在白龙后面。
“对了狐狸。”韩信突然转过身去。
“怎么了?”李白笑着问他。
“你为什么要帮我呢?”韩信其实很早之前就在想这个问题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在狐族里算是最高冷的狐狸了。却没想到在一只白龙面前自己竟然如此放荡不羁。也许是因为自己身上流着九尾狐血脉是缘故。但这不可能告诉韩信,这世上也只有几个狐族的人保守着这个秘密。
“也许是你太可怜了吧。”李白漫不经心地说着。
果然是在怜悯自己……韩信满头黑线。
正想反驳回去的韩信突然被打断。
“重言,这是哪里啊?”李白戳了戳他的背指着左前方的那条河流。
白龙闻言,向李白指的方向望去,那条河流的水十分清澈。锦鲤在水中互相嬉戏着。但唯一奇怪的是这条河流的水没有流动。
“这便就是忘川河了。”韩信走上前去,五根纤长的手指并在一起。舀起一小等的水。“死去的人们就将思念存放在这里,每一滴水都代表着一个人的执恋。”李白看着韩信的眼角泛起了苦涩。想必他经常来这里,想感受他父母的思念。
李白不敢去想,这只还未成年的白龙曾经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
“重言,”李白走上前去轻伏在他的旁边,“虽然我体会不到孤独的滋味。”但你放心,从今生往后我便是你最好的朋友,会一直陪着你的。”
身旁传来的温度令韩信的心微微加快了速度。朋友吗?……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概念。但他知道,身旁的这个人将来可能是他唯一的依靠。
自己终于,不再孤单了么?
终于可以不用一个人行走在风雪中了么?
终于……终于……


小剧场:脑洞源自《只是朋友》这首歌。
“只是朋友,想你了要怎么开口?
只是朋友,凭借口去给你温柔。”
“韩信……我……”李白低着头。
“你又何心愧疚,我们只是朋友……
“重言,抱歉,你……”
“多渴望能将你占有。”
“TMD,ZZ啊!大半夜的唱歌,瞎叫什么,你以为你是鸡啊!这还让不让狐狸睡觉了?!”
“…………”
韩信表示他昨天晚上啥也没干。但李白去哪里了,就无人知晓了。

欢迎吃粮!有开黑的加我哦!铂金不坑「严肃脸」

说实话我还是觉得手稿好看……
「千年之狐」

(三)
几年之后……
“重言!韩信!韩重言!”李白的声音在韩信的脑中炸开。他翻了个身。“啧,真烦。”韩信皱了皱眉头。这是第二十三个早晨被李白吵醒了。自从说李白要帮他之后,虽然没有带来族人。但却惹上这么一只狐狸。虽说这么清净的映雪湖难得热闹几分。但到底还让不让他睡觉了。
“算了,算了。”韩信立刻坐起身来。循着李白的声音飞去。他悄无声息的落在树梢上,在李白上方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韩重言!韩重言你这个大智障!”李白喊得不亦乐乎。韩信满脸黑线,“你才智障好吗?”
“韩信你再不出来,我就把你在这儿的事情告诉族长然后领赏去长安城喝酒去,然后去……去!”狐裘被人向上一提,“啊啊!死龙你放我下来!”望着韩信有些阴险的脸,李白被吓得六神无主。李白暗自祈祷他说的话韩信一句也没听到。韩信把嘴凑到李白狐耳边,“是么,如果你敢去说,我现在就杀了你。”热气喷进耳朵里很是难受。“噫,韩信你放我下来!”李白吓得快崩了。“嗯?如果我不呢?”说着韩信将他放在地上,压了上去,放低声音说:或者你是想同我做一些有趣的事情?”
李白的脸顿时红了,很是好看。“韩重言我错了,我开玩笑的,别当真好不好?”
“哼。”韩信站起身来。李白松了一口气。
“找我有什么事吗?”韩信问道。
李白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我找到一种方法能让你实力大增。”兴奋的狐耳不停的抖动。
“什么?”听闻有此事,韩信立刻紧张起来。
“此方法只针对阴性生命。”李白顿了顿,“你们龙族都是阳性。”
“不,我是白龙,所以是阴性生命。”韩信答道。
“就是要画一个阵,然后在四方放上四株神草,还需要一只梦蝶。”李白说道。
“梦蝶?就是那位解梦人的蝶?”韩信问道。
“正是。”李白说。
“那是哪四株神草呢?”白龙问道。
“冰凌霄,幽冥株,奈何草和刺骨寒。”李白答道。
“你是从哪知道这些的。”
“狐族的祖先九尾狐本掌管世间万物的药草。我们就是它的后代,右籍上肯定会有啦。”李白答道。
“也是……”韩信低头沉思。
“但是。”李白突然打断了韩信的思考。
“这四种草药相当难寻找,而且就算我从我们族中的药库中盗取这些神草。不仅我会受到重罚,而且还少一株。”
“什么?”
“刺骨寒。”李白抬眸盯着韩信,“此阵本用于将死人复活,但用于活人身上。会将其增强几倍以上的功力。”
“冰凌霄代表鬼门关的孤寂与绝望,幽冥株代表忘川河的执念与不舍,奈何草代表着等待与独守。”李白突然停住。
“那刺骨寒呢?”韩信问道。
“重言,你知道为什么这些是神草吗?”李白问道。
韩信一愣,他们龙族只研究兵器与功法。被李白这么一问是有些懵了。
“这些都是有由生物由内向外的最真挚的感情凝结而成的药草啊。”李白说道。
“而这株刺骨寒则是代表黄泉路上的白头偕老与生死与共。”李白叹了一口气,“因为祖先九尾狐正因为爱上了天帝的龙宠,并答应与其与共一生,而被天帝打入凡间,为了免九尾狐一死,在天宫前盘恒哀鸣了三天三夜。谁知天上一天,人间一年。九尾狐早已下令将所有生物的情感封锁至只有六味。除非感动九尾狐的灵魂,这株刺骨寒永远也不要想现于世中。千万年来,没有一人成功。”
韩信沉默了。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还……还有其余的方法吗?”韩信问道。
“有倒是有,只是……”李白踌躇道。
“只是什么?快说啊!”李白倒是这么久第一次看见白龙急的样子。
“你得找一只阳性的狐狸,然后与之结合。凝成的东西可以代替刺骨寒,但会遭到反噬。”
“哦。”韩信想这个简单多了,但是……
“你们族由阳性的母狐狸吗?”韩信感觉自己好像被耍了。
“不是没有,但你也得让人家愿意啊!”李白被他这一问问懵了。
“那怎么办啊?”
“[MDZZ]我有说过必须是母的吗?”
…………
诶诶诶我刚才吼什么来着?
看着李白,脸红得不成样子。再看看韩信,一副绕有兴趣地看着他。
惨了……李白的内心被100头草泥马踩踏着。

各位久等了……很抱歉让大家等了这么久,最近有些生病所以不是常更,还望大家喜欢「比个哈特」
这里送上一只千年狐……
是我朋友原创给我贴上的
「原创图作者」:江雪

忘龙(信白党

 (二)

 一阵沉默。

       “为什么?”李白问道。
       “因为我是一条白龙。”韩信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和李白说了这么多,也许是因为很久没有人和他说话了吧。
        “白龙?”这么说来。李白倒是想起前段时间去拜访龙族族长时,族长所提及被他们赶走的一条白龙了。
       “那,你就是那只被赶走的白龙?”
       “嗯。”这是韩信生平第一次说这么多话。
       “你住哪里?”李白斜靠在身旁的桃花树上。
       “我没有家。”
       “那你的家人呢?”
       “都死了。”
       “…………”
       “很抱歉。”李白叹了口气。
        白龙起身就要走。“你去哪里?”李白问道。
        “映雪湖。”落下几个字,韩信便化作一缕白光如闪电一般的速度冲上了云霄,消失不见了。
         映雪湖是青丘山脚下一个常年积雪的湖泊。那里渺无人烟,就算连青丘的人也不知道。
        “映雪湖么?”李白勾起了嘴角。

        
      第二天,李白借着去山脚下练功的借口,跑到了映雪湖那边去了。
     “长枪一动,白龙吟!”随着一声怒吼,雪从树梢上纷纷滑落,一只巨大的白龙从湖中跃出,溅起了一片浪花。
      “韩信!”李白朝白龙喊了一声。
       发现有人来了,韩信立即化为人形来到了他面前。
        “你来干什么?”韩信一挑眉。
       “不能来找你吗?”李白一脸的不屑,似乎在说:来找你是你的荣幸。
       “你就不怕我吗?”韩信说着就向湖心方向走去。
       李白急忙跟上,“为什么要怕你?”
       “……………”
        走到深处。一片银装素裹,湖中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细听还有七雀的鸣叫。
       “这里好美。”李白忍不住感叹道。
        韩信不语,一直在前方带路。“你只有一个人在这里吗?”李白问道。
        “是。”
        “如果我不是后任的族长,我就到这里陪你咯。”
         这句话使韩信心咯噔了一下。“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韩信转身看着李白。
       “如果你被你的族长发现你来这里和一条白龙谈笑风生是会被驱逐的你知道吗?”
       语音刚落,韩信自嘲地笑笑,这只狐狸是死是活干我何事。
       “但他们这么对你,你就没有什么感觉吗?”李白反问道,“为何不改变自己的处境?”
       “我在努力啊!”韩信咬牙道,“可是实力差太远了。”一句话后,两人再无其说。
       “我会帮你。”李白的紫眸中闪烁着什么。可是韩信明白,如果李白回去告诉他族长有一条白龙在山脚下,那么他的死期就到了。他是怜悯吗?是自大吗?要不现在就杀他灭口,这样就无人知晓他在这里了。他后悔将自己的去处轻易的告诉了他。
       可怜的狐狸,他想了想。看着远处的身影,握紧长枪,正要冲上去给他致命一击。又突然停下。为什么要杀了他。他确实没有做错什么。恐怕错在自己吧。但是人家……罢了。就全看他的造化了。白龙直接躺在了湖旁,静等风捎来的消息。
      空山雨后,不远处还有狐狸留下的桃花酿。揭开尽是沁香。
      亭外雪亭映雪湖,山外孤山忘川河。
      醉看青丘。

      “狐狸,其实你,挺可爱的。”韩信的嘴角扬起了一道好看的弧线。

今天更了,估计让大家多等几天吧。。。要去过年休息几天,谢谢(比个哈特

     







忘龙(鬼畜)

我来安利一波鬼畜。。和原文有关,可以看上文。

文太可爱了(忍笑)

  1. 韩信便是龙族一子,然而身批白色龙鳞的他,被族人们认为是一个灾星。千万年来从未有龙族的人有着这样洁白的龙鳞。韩信:“妈

    卖批你们就是羡慕我白。”(来自李白的白眼)

  2.           李白会偷偷溜出来在长安城,在桃花林中,痛饮一坛桃花酿。“欢             迎来到桃花源。”从此再无寻找到此地。 (来自语文的蔑视)

  3.            一阵沉默。
           “为什么嗝~~~?”李白问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因为我哈哈哈哈哈哈是一条白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韩信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和李白说了这么多,也许是因为很久没有人和他说话了吧。“实在没憋住,抱歉。”(哦还有我想说,李白你桃花酿喝多了哈哈哈哈)

  4. 为孤傲的李白,被这个龙族青年吸引住了,他无声无息的慢慢靠近。

          韩信正在赏着面前的桃花,有着龙族敏锐洞察力的他,感觉到身后的人。拔起长枪就刺。

         “哎?人呢?”

          【李白醉倒 韩信空大】


  5.  猴子:“变大变大变大……”随着一声怒吼,一只巨大的白龙从湖中跃出,溅起了一片浪花。(孙悟空:师傅这里有一只白龙马!)

  6. 这句话使韩信心咯噔了一下。“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韩信转身看着李白。

           “如果你被你的族长发现你来这里和一条白龙谈笑风生是会被驱逐的你知道吗?”

             “所以我们私奔吧。”

            【韩信 大杀特杀 李白

  7. 空山雨后,不远处还有狐狸留下的桃花酿。揭开尽是沁香。

          “狐狸,其实你,这酒挺好喝的…嗝勒个嗝儿…。”韩信的嘴角扬起了一道好看的弧线。 

          zzzzZZZZ【梦话:蝴蝶是我我就是蝴蝶】


    咳咳。。要严肃,鬼知道谁发现这么多的鬼畜。。。

    明日一更记得来围观啊!(孤独的我)